#1 華爾街的10億美元交易、金融新創和掐脖子的年輕時期 – Spencer Li

免責聲明:這筆記是幫助我加深理解從嘉賓身上學習到的內容。既然是我的筆記,我主觀的思想多多少少會呈現在文字上,無論是有意或無意。因此,請勿引用筆記內容作為任何嘉賓所說的話。什麽內容,在什麽情況與語氣下說的,都可以在播客或YouTube上看到完整內容。

Spencer在加拿大長大,在美國學習和工作多年。 畢業於杜克大學,在華爾街的壹家投資銀行工作。 我以為他的背景聲音是壹個典型的中國人在國外留學,但我錯了,因為我不知道有哪個中國朋友在小學的時候就掐著同學的脖子,用剪刀威脅他。 這段對話非常令人驚訝和有趣。 我在談話的大部分時間裏都笑個不停,希望妳也喜歡。

以下內容無法表達與他談話的樂趣,但還是做個筆記。

童年
Spencer出生在中國,8歲時移居加拿大。他當時不會說英語,而他上的學校是給當地市民的學校。他並不是 “故意 “要做壹個叛逆的孩子,但他肯定不是壹個 “好孩子”。 主要是因為他不懂語言,凡是有老師“惹惱”了他,他就會讓老師知道他很不爽,然後被老師脫到門外。另外,因為他是轉校生,有些同學會去找他麻煩,所以也難免跟其他人打架。(嗯……他確實是叛逆的)。
不過,Spencer在中國並非如此。 他是個很有上進心的孩子。每天早上5點起床,確保自己是第壹個到教室外面等老師來的人。他是班長,上臺帶領大家朗讀課或類似的活動。這可能是他在加拿大成績表現突出的原因之壹,尤其當時加拿大還在教最基本的算術,比如1+2。 對他來說,那是在幼稚園裏就已經教過了,所以各位,亞洲人的數學確實很好。

他的英語主要是從看兒童電視特別是YTV和迪士尼頻道學來的。 瑞恩-高斯林和克裏斯蒂娜-阿奎萊拉是當時的童星。小學三年級的時候,他的英語已經足夠和其他孩子壹起學習了,但是學校還是要他上ESL(英語作為第二語言)課,教他的是個幾乎不會說壹口正經英語的印度女士,這又把他惹火了,最後他贏了,開始和其他同學壹起學習法語。

有壹次,他在午餐時間看書,因為外面下雨,所以大部分同學都在裏面玩。 他看書看得很煩的時候,有個人就撞到了他,他很生氣,掐住那個人的脖子,還用剪刀威脅他。這簡直是個黑幫老大吧。。。

酷小孩和辣教師
他在高中的時候數學很好,所以他被安排在壹個榮譽班,和壹群 “天才 “孩子壹起上課。 他比 “普通班 “的孩子提前2年上數學課,但壹到數學概率,成績就從100%降到80%,他才發現自己不是個數學小天才。

在加拿大,很酷的小孩不像美國的孩子。他們很酷,但不是混蛋,所以 “痞子”Spencer自然就成為了學校裏的酷小孩之壹。 他不像其他酷孩子那樣健壯。 他不像其他人那樣會玩任何樂器,所以他開始吹薩克斯風,還參加了體育榮譽班。

Spencer不想去美國,因為他們離家和朋友都很遠,但他的父母希望他能去更好的學校,作為壹個中國孩子,這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他拿到了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錄取通知書,但在最後壹刻,杜克大學把他從候選名單中拉了出來,所以聽媽媽的話,他選擇了杜克。

他選了課程比較簡單的經濟學,因此想拿到A成績,但沒想到期末考試內容不論之前選擇什麽養難度的課程,大家都是壹樣的考卷。他的成績降到了B,因為考試占了50%的分數。他想”Fxxk”,他需要想出壹個應急計劃來提高他的GPA,所以他開始選修心理學作為第二專業,這對他來說,是壹個垂手可得的果實。 為什麽呢?因為他要做的就是“背答案”。

在大學期間,為了整體成績,他花了壹段時間學習拉丁語。 他還挺喜歡的,但主要是因為老師很辣,而且這門課對他來說並不難,可以拿到A,隨著講課難度的增加,他就不再學拉丁語了,這主要也是因為他們把老師給換了。顯然對他來說不夠辣的老師。

他的大學生活很不錯。學習上、體能上、心理上,可能精神上也是,不過他的室友是個脾氣不好的醫學預科生。這家夥經常在Spencer去洗澡的時候鎖上門,離開房間,導致他進不了房間。他實在受不了了,就對室友做了壹次同樣的報復。那位室友很生氣,這讓作為長期受害者的Spencer很生氣。最後,他又再次掐住同學的脖子,把他推到門上。

過去他會忍不住去掐那些煩人的人,但我還挺希望他現在能多做壹些,因為煩人需要他來拯救。

奧馬哈和華爾街
除了所有獲得更高的GPA的課程,他也是賽艇俱樂部和Alpha Kappa Psi的財務主管,這是壹個專業的商業兄弟會。 我不知道那是什麽,但據他說,那是可以寫進簡歷的“吹牛”俱樂部之壹。

他還為AKPsi俱樂部安排了與沃倫-巴菲特在奧馬哈的著名晚宴的旅遊。為了利益最大化,他訂了最爛的酒店,當然,也收到了很多抱怨,但他不在乎,因為他沒去。這些當財務主管的經歷,對他在華爾街的事業有壹定的貢獻。因為華爾街只追求”利潤最大化 “。

對於經濟學專業的學生來說,金融或咨詢業似乎是他們職涯規劃的必經之地。但是,2011年的經濟還沒有完全復蘇,尤其是受到了來自政府和社會的沖擊和制約與民眾抱怨的 “邪惡 “金融業。 幸運的是,他進入了紐約的壹家投資銀行,幫助私募基金的有限合夥人在二級市場上出售權益。

在他加入的那壹年,紐約那家辦公室正在處理壹筆10億美元的交易,並順利完成。 靠著1%的顧問費,他們賺了1000萬美元,新來的Spencer什麽都沒做,就從中拿到了5萬美元的獎金! 以他在華爾街工作的畢業生看來很標準的7.5萬美元年薪來看,他的年薪超過了10萬美元。

和我在電影裏看到的華爾街的員工不同,他的工作很悠閑。 第2年,他的辦公室沒有接到任何交易,但為了組織延續性,公司又請了兩個分析師。這個行業的人似乎在2年內就離職並轉到買方,所以公司需要壹些後備,但我就是不明白為什麽他們需要2個分析師給Spencer,而Spencer在工作中基本上就是看Netflix和讀所有的《權力的遊戲》的書……也許他實在是太優秀了。

不去耶魯,去中國
工作太枯燥,他打算去商學院。 雖然MIT是他的第壹選擇,但他不是MIT的選擇。 他唯壹拿到的offer是耶魯大學,但是耶魯大學並不是以商科相關的學位聞名,而且當時場地設備條件很差,所以他決定在2014年加入他家人在中國的公司。

他們的業務是為物流行業提供信用/貸款的延伸,已經經營了10多年。 當互聯網像中國的.com泡沫壹樣詭異瘋狂時,他們開始創建自己的應用程序和網絡服務,試圖趕上這個潮流,但他們沒有找到壹個懂互聯網、創業和工程的人,因為他們的業務壹直都是線下的。 因此,Spencer成為了主導產品研發的人。

對他來說,要改變已經有10多年歷史的組織是壹件很困難的工作,尤其他也缺乏產品開發和管理經驗。運營也與他當時所了解的情況大相徑庭,所以經過5年的打拼,他轉而加入了 “世界上最以客戶為中心 “的公司–亞馬遜中國。

繼續前進
目前,他正在利用自己的人脈和魅力以及亞馬遜的資產幫助初創企業和投資機構,但和所有的大公司壹樣,工作範圍和靈活性都被嚴重收緊,這完全合理,但確實對員工而言,自主自發的激勵程度不如創業公司。

他最近熱衷於烘焙,根據他的照片,那些餅看起來非常好吃! 他還經常和壹群人壹起鍛煉身體,熱心幫助創始人,不管他們是不是亞馬遜的客戶。他是我覺得和他聊天非常舒服的幾個人之壹,因為他很真實,總是誠實地表達自己的想法。 他並沒有被意識形態或部落主義所束縛,而這些特點現在看來並不那麽容易找到。

如果有什麽可以提供給他的,可以通過LinkedIn聯系他。

完整對話在YouTube & Podcast.

About Dan Zen Learning

斷然學習由連續創業者,IT行業銷售與營銷專家並在日本12年、台湾10年、北京6年工作經驗的丹提供。目前居住在北京,每天都在學習。

Blog / Podcast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