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在臺灣受到文化沖擊、俄羅斯女友、在矽谷融資250萬美金後成功退出的故事 – Allen Houng

免責聲明:這筆記是幫助我加深理解從嘉賓身上學習到的內容。既然是我的筆記,我主觀的思想多多少少會呈現在文字上,無論是有意或無意。因此,請勿引用筆記內容作為任何嘉賓所說的話。什麽內容,在什麽情況與語氣下說的,都可以在PodcastYouTube上看到完整內容。

逆向輸入臺灣

雖然父母是臺灣人,但出生在美國的艾倫從未懷疑過美國是最好的國家。12歲回臺灣時,他發現當年的臺灣人很幼稚。 因為學校是雙語學校,很多同學都是在國外出生的,但他還是覺得不如偉大的美國。

對艾倫來說,臺灣給了他 “逆向輸入 “的文化沖擊。語言、思維、行為都與美國完全不同。 盡管他對別人不屑壹顧,但他自己顯然在某些方面有所欠缺。雖然是臺灣人,但他對中文的讀寫則是壹竅不通。畢竟母語的學習通常是從聽和說開始的。當他高中畢業時,他的中文是國小五年級的水平,但這不影響他的個人魅力與能力。

大學時代:俄羅斯女友

他在大學裏學的是電子工程專業,但不是臺大、交大這樣的知名大學。 是否是因為他的中文不好,這我無從得知,但他的背景和個性壹定是獨壹無二的。 我想,後來成為他女朋友的那個俄羅斯人壹定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被他吸引。

當年她來臺灣做交換生時,他就被她吸引了。大學四年級的時候,他以交換生的身份去了莫斯科。在那裏,俄羅斯人喝伏特加像喝水壹樣(壹升伏特加只需要200~300臺幣左右)。”能不能給我壹根煙 “ 等於 “來打壹場吧“的文化也讓人難以理解。 如同重回臺灣壹樣,艾倫又陷入了文化的沖擊之中。

在他在那裏的半年時間裏,發生了幾起重大的恐怖事件。 壹整節地鐵車廂被炸毀。犯人是前往戰場而戰死的男人的妻子,在地鐵裏作為人肉炸彈,炸死了很多人。 另外,也有整所學校被燒毀,據說是新納粹分子所為。 事情發生在他住的地方附近,但幸運的是,艾倫沒有受傷。

他想過留在俄羅斯學俄語,找工作,但可能和日本、臺灣壹樣,他發現如果不會說母語,很難找到工作,所以這美麗的情侶就分開,艾倫也回到了臺灣。

第壹份工作與FPGA

回到臺灣後不久,艾倫不得不找工作。 他參加了壹個關於FPGA的比賽(FPGA是壹種集成電路,在生產出來後可以由購買者或設計者進行配置,是廣義上的PLD(可編程邏輯器件)的壹種。 之所以這麽叫,是因為它們是可以在現場編程的門陣列)。

壹直以來對工程有天賦的他,在那次比賽中設計了壹款FPGA並獲得壹個獎項。 因此,承辦比賽的公司說:”妳還真是個人才”,就給了艾倫第壹份工作。在這家以FPGA為基礎的公司,他工作了三年多,壹開始做的是社交媒體、產品投放、演示視頻等對外工作,最後升為項目經理。

期間,他自學了計算機編程,並創辦了壹個購物網站和壹個社交網站。 這兩次都沒有成功,但這是壹次很好的經歷,讓他打下了堅實的實戰編程技能基礎。 他此時還不知道,這將幫助他250萬美元的融資。

在矽谷融資2.5百萬美元

蒂姆-德雷珀(Tim Draper)是矽谷最著名的投資人之壹,他過去投資過的著名公司有Twitter、百度、Hotmail、Skype、特斯拉、SpaceX、Angelist、SolarCity、DocuSign、Coinbase、Robinhood、Twitch、Cruise Automation等。

蒂姆-德雷珀於2012年創辦了德雷珀大學,壹個培訓創業者的項目。 第二年,艾倫被選中,與壹群來自世界各地的優秀青年壹起度過了三個月。 由於保密問題,我不知道這個項目的細節,但我猜培養創業者相關的工作坊、前輩們的分享與路演的練習想必是不可少的。

後來,艾倫和他的團隊在天使輪與種子輪融資了共250萬美金,創業點子叫Loopd。 投資人也是強大陣容,他們是蒂姆-德雷珀、Salesforce CEO馬克-貝尼奧夫和前亞馬遜CIO裏克-達爾澤爾。

Loopd的解決方案允許讓活動參會者在活動會場中使用物聯網驅動的徽章或牌子,了解人群的走動、人氣展位以及讓與參會者之間實現壹鍵名片交換。如果妳在創業公司呆過,妳就知道創業有多難。 但對於有硬件創業經驗的人來說,只有軟件的創業還是偏”軟 “的,而硬件創業是相當之「硬」(Hard)。

更難的是,在這期間艾倫壹邊在臺灣大學讀MBA,壹邊在創業公司奮鬥。原本,MBA應該是壹個和同學們壹起玩耍、討論功課、建立人脈與互相交流的地方,但他實在沒有時間。不過老天不枉好心人。他在2016年獲得了臺灣大學的MBA學位,同時也為自己的創業公司帶來了壹個大好消息。

Loopd將被全球前幾大的活動公司收購。最終,數百萬美元的價格將Loopd賣給了Aventri。 原因是硬件要花很多錢,而且2016年融資相當困難,所以就選擇了被收購。其中壹個條款是,Loopd核心成員至少要在Aventri負責Loopd的項目開發管理兩年。有些工程師因為受不了Aventri的DevOps主管不合理的“微觀”管理而辭職,但沒有壹個聯合創始人辭職。 直到艾倫在兩年零七個月後離開。

在Aventri就職期間,艾倫還開始了壹個幫助presentation的項目叫做Stagelight,但他的身體已經跟不上他不斷對自己的高要求了。他在日復壹日的生活中找不到意義、極度的睡眠障礙導致不吃藥就睡不著覺。他得了憂郁癥。

新起點,但馬不停歇

創業圈裏經常出現的關鍵詞 “Burn out“,意味著身體與精神都“山窮水盡”。艾倫從2010年在FPGA公司的第壹份工作到2020年,經過近十年的耕耘,都沒有休息的他,身體和精神都達到了壹個臨界點。

他決定不再推動自己的創業項目,徹底停止開發。漸漸地,通過朋友和家人的幫助,抑郁癥的癥狀有所緩解。 但就像壹條在海裏遊來遊去的金槍魚壹樣,艾倫無法 “停 “下來,於是又在尋找另壹份工作。

後來,壹份與他過去十年的職業生涯幾乎百分百匹配的工作出現了。 亞馬遜雲服務(AWS)臺灣正在尋找壹位具有初創企業創辦經驗的技術型業務發展(BD)人才。 原本Loopd使用的是谷歌雲,但收購之後,他們把所有的服務架構都統壹到了AWS,所以艾倫也有了使用AWS的經驗(當時谷歌似乎沒有類似的職位)。

與初創公司相比,大公司的流程更長,需要學習的東西更多,尤其是在AWS這種擁有巨多服務的公司。但即使是在AWS這種大規模,在簡化流程、自動化和對於新嘗試的靈活性方面,AWS比其他公司好很多。 他說,在自學的工具和信息方面,亞馬遜是迄今他看過最好的。

艾倫的職責中有個明確的目標, “利用亞馬遜集團和自己的資源幫助創業公司成長”。 無論是可以用於AWS賬戶的抵扣券,還是向大公司介紹創業方案,舉辦創業活動、研討會和指導等。他知道創業者 “要什麽 “和 “何時要”,這是他為什麽要接下這份工作的原因,也是他嘗試用另壹種方式來重拾曾經的熱情。

現在,艾倫已經擺脫了抑郁癥的困擾,他通過網球和射箭得到了鍛煉和冥想的作用。 但是,不吃藥根本睡不著的問題仍然沒有解決。 醫生告訴他「只要把生活中的問題解決掉就可以睡覺了」。這個跟不聰明的人工智能壹樣,不知道人為何物的建議實在沒什麽用。所以,艾倫還在尋找解決辦法。

對自己提出高要求,樹立高目標,這並沒有錯。 問題在於為 “何時 “實現這些目標。 高目標和短時限的結合必然會產生巨大的壓力,尤其是創業歷程中會有各式各樣的突發事件,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當然,在這種壓力下,創造了無數的創新,比如特斯拉和Macintosh。 但也有很多不是這樣的(Linux和相對論等)。

艾倫親身體會到,人生不是壹場單程馬拉松,無論做什麽,如果沒有健康的身體和心靈,很難達到理想的結果。 創業者的本質就是找到核心問題,作出解決方案,所以,也許艾倫可以開發出解決他睡眠的方案,或者為世界提供壹種享受射箭的新方式。

完整對話在YouTube Podcast.

About Dan Zen Learning

斷然學習由連續創業者,IT行業銷售與營銷專家並在日本12年、台湾10年、北京6年工作經驗的丹提供。目前居住在北京,每天都在學習。

Blog / Podcast / YouTubeTwitter